博盈亚洲真人平台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生感悟 > 顺道儿与逆道儿

顺道儿与逆道儿

时间:2014-01-28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有一个难问题,就会跟上一个奇办法。要想将大型石材劈成周正两块,古时候是很难的,用榔头、火药,硬对硬,石头宁碎也不会成方成圆。有人想法离奇,想到了木头,先在巨石上凿开一条缝,将木楔嵌入缝隙,滴水,木楔因潮湿而膨胀,石材顺了诱引方向裂开,木头劈开了石头!
  
  江苏溧水有条胭脂河,贯通了石臼湖和秦淮河。朱元璋想定都南京时,长江水系保证不了南京城粮草的安全供给,想到了开凿这条河,让太湖流域的粮草,从胭脂河运到秦淮河,进入南京。可那段河床,全是胭脂石结构,极硬,破石艰难。工匠们想到在岩石上凿缝,嵌进苎麻,浇上桐油,燃烧,待硬石烧红,再浇上凉水迅速冷却,热胀冷缩中,坚石崩裂,运河得以顺利凿通。这一次,用的是比木头更柔和的苎麻!真正要让强硬土崩瓦解,还得靠柔和!
  
  小蠓虫相比于大水牛,决不在一个档次,但,蠓虫可以戏耍水牛,又叮又咬,肆无忌惮,也满不在乎。水牛长尾甩打,犄角挥舞,都无济于事。这让我还想到蚊子,就这么个小东西,人类至今仍停留在咒骂、痛恨和定它“四害”的层面上。说来可悲,有着上帝般神通的人,常常丧命于连神经也没有的病毒。
  
  微小并不意味柔弱,柔弱并不意味失败。这世界,有条顺道儿,就不会少了有条逆道儿傍着。
  
  现在的人,一天比一天更像在主宰自然;而现在的自然,不动声色地一天比一天更让人感到他们错了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