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盈亚洲真人平台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人生感悟 > 我们都不应该去想明天的事

我们都不应该去想明天的事

时间:2017-04-1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少年的心,是线做的,经不得一点点重力就泫然崩裂。青年的心,是钢铁水泥做的,它假装支撑了一切,但容不得一点点扭曲,并且奋力地向四处伸张,企图占据所有空间。老年的心,是云彩做的,它沉默无语,当你累了、倦了,斜靠在它身上时,还不肯承认它的存在……
  
  不晓得你有没有发觉,人跟房子其实一样,都有一个编号,印在一张薄薄的纸上。但是有那么一天,人们会把这个编号,给一个更新更强壮的生命,而你永远,永远不可能有机會去认识他。或许,我们都不应该去想明天的事,而把心绪放在眼前,和那些过往的行人身上……
  
  只是不了解,为何人们总是来去匆匆……
  
  一条笔直道路的筑成,绝不是为了让少年在那里狂飙淌血。但是生活因为压力而变成曲线,却仍不得宣泄之后,直线就成了诱因,诱人冒险。
  
  他们说我的心思细腻,只是因为我发现了猪的额骨,趁着潮水的推势,亲吻了岩石上的藤壶。小时候,老师常用沙滩上的沙,形容天上的星星之繁与宇宙的浩瀚。可是他没有教我如何克制幻想与遏阻孤单……
  
  幻想迷惑了别人,也迷惑了自己……
  
  星星是属于夜晚的,夜晚是属于魔鬼的,魔鬼住在神管不到的那个地方。年幼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作孤单,却在夜里啃噬自己的不安。
  
  潮水来了,潮水退了,沙滩上满布着生命和死亡。
  
  潮水退了,潮水来了,脑海里满布着幻想和孤单。
  
  思想是寰宇之间,唯一可以属于一个人的地方。
  
  除了偶尔因为不守分寸的眼睛,会泄露一点秘密,思想是人类最终躲藏的地点。思想里有一片海洋,可以沉溺那些令人不快的人物和压力;思想里有一片天空,可以驰骋那在现实中伤痕累累的意识。
  
  思想里有一剂强力的吗啡,可以麻醉敌人的一席恶意话语;思想里有最强悍的力士,在我们杀戮之前做一番无谓的演练;思想里有全世界最美好的女子,裸裎在我面前,告慰我将不知如何自处的心。
  
  谁也不知道,躯体不在时,思想是否能够延续。因此,能够活着真好,能够活着思想更好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