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盈亚洲真人平台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海外故事 > 我的母亲是魔鬼

我的母亲是魔鬼

时间:2017-12-07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凯西亚从医院退休以后就来到一所临终关怀医院当义工,独居的她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这里。这一天院长请她过去,她一眼看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妇人和一个中年绅士坐在那里,凯西亚的脚像被钉在门口一样,一动都不能动了。
  
  那老妇人颤巍巍站起来伸出手:“凯西亚,我的女儿!我真怕不能在活着时见到你、请求你的原谅了!”
  
  老妇人哽咽了,凯西亚的全身却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好半天才喊出一句:“我不会原谅你的!你这个魔鬼!”
  
  一、被抓入庄园
  
  凯西亚从小跟爸爸相依为命,她金发碧眼,美丽温柔,二十岁的时候嫁给了从小一起长大的西蒙。可蜜月才过,西蒙和爸爸就在纳粹第一次空袭波兰的暴行中丧命,剩下了绝望的凯西亚和肚子里刚刚孕育的小生命。
  
  华沙沦陷了,这座古老的名城几乎被夷为平地,可顽强的波兰人民在沉默中继续着按部就班的生活。
  
  刚一入冬,城区里连续发生了多起失踪事件,丢失的清一色是金发碧眼的女人,有传言说,是波兰黑手党的党魁马瑞多斯绑架了这些女人,他迷恋用金色头发织成的地毯。传言越来越盛,华沙城里更加肃杀。可身为助产士的凯西亚却不能躲在家里,还有待产的孕妇们在等着她。
  
  这一天有两个孕妇同时生产,其中的艾娃是凯西亚的高中同学。女医生查瑞斯忧心忡忡地对凯西亚说:“昨夜有三个金发碧眼的孩子丢失了,据说也是为了金发地毯,瞧你这一头金发,还是别来上班了。”
  
  凯西亚温柔地说:“大家都躲在家里,孕妇们怎么办呢?听,她们在喊疼了。”
  
  经过两个母亲和医生助产士们的共同努力,两个男婴分娩了出来。凯西亚抱着他们,对妈妈们说:“孩子们都是金发碧眼,跟你们一样漂亮!”
  
  产房的门突然被撞开了,几个挥舞着手枪的黑衣蒙面人闯了进来,产房里一片惊叫,随即变得鸦雀无声。
  
  带头的黑衣人冲产妇和艾娃挥舞着手枪:“你们三个和孩子,跟我走!”
  
  查瑞斯尽量平静地说:“我不知道金发碧眼有什么罪,但是稍有人性的人,都不会对才生产完的母亲和她们的孩子下手的……”枪声响了,查瑞斯扑倒在地上,后背渗出鲜血,染红了她的衣服。
  
  凯西亚努力镇静下来,说:“我们跟你们走。”说完抱着两个男婴,带头走了出去。
  
  大家上了医院门口的一辆汽车,谁也不知道这辆车驶向哪里,她们的命运又会是什么。
  
  车子停了下来,眼前似乎是一个大庄园,漆黑的夜色里一丛丛树木依稀可辨。蒙面人命令她们走进一个房间,一个中年女医生带着几个护士走进来,和蔼地说:“不要怕,这是一所高级妇科医院,你们在这里能更好地休息,宝贝们有更安全舒适的生长环境。”
  
  人们稍微松了口气,中年女人指挥母亲给孩子们喂奶,还拿来吃的和全套崭新的妇婴用品。
  
  凯西亚松了口气,看来大家暂时不会有危险。
  
  二、遇到母亲苏珊娜
  
  这儿果然是一个很大的庄园,树丛中分布着几栋黄色的楼房,雪花宁静地飘落着,昨夜的惊魂一刻仿佛是一场噩梦。
  
  早饭后,凯西亚她们被带到一座大厅,厅里已经有几十个年轻女人和孩子了,其中很多都是孕妇,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特征:金发碧眼。
  
  一个高大的德国人走了进来,亲切地说道:“女士们孩子们,大家好,我是德意志第三帝国纳粹领袖海因里·希姆莱。见到你们很高兴。”
  
  传说中的纳粹恶魔希姆莱!室内安静得怕人,希姆莱继续说:“我带来了我跟德意志帝国最伟大的科学家联合研发的新成果——高蛋白食谱,孩子们食用以后,会更加健康茁壮地成长!”他指着身边一个穿纳粹军服的美貌中年女军官说:“这位是苏珊娜院长,以后这里的一切,都由她来负责。”
  
  希姆莱带人在食堂、卧房、育儿室巡视着,一丝不苟地检查卫生情况,在一间婴儿房里发现了一只蟑螂,他立刻给了管理员一个大耳光。
  
  检查结束以后,医生护士们抱着金发碧眼的婴孩们走向门口的几辆汽车。有女人们凄惨的哭声响起来,但是声音很快就消失了,随着汽车的离去,庄园里恢复了安静。
  
  艾娃紧张极了,一遍遍问凯西亚:“孩子们被抱去哪里了?还会还给他们的妈妈吗?我的孩子会不会也被抱走?”
  
  可凯西亚对这些也是一无所知,有人过来叫她们去检查身体。大家被脱光了衣服,医生们一边检查一边报出数据,有人在记录。
  
  坐在椅子上观看的苏珊娜忽然站了起来,快速走到凯西亚身边扳过她的肩头,盯着她肩膀上的一处豆粒大的黑痣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你父亲是谁?”
  
  凯西亚有点惊慌地回答:“我叫凯西亚,我爸爸叫米查克拉·达瑞,他是个工程师,几个月前在空袭中去世了。”
  
  苏珊娜低声惊呼:“上帝啊!你,跟我来。”
  
  她头也不回地走向侧门,凯西亚的心里激起了莫名其妙的热浪,她本能地觉得这个不可一世的女军官跟自己有极密切的关系。
  
  苏珊娜的休息室里,凯西亚能感觉到她那不均匀的呼吸和灼热的心跳,她吞咽着唾沫,费力地说道:“我想,你一定还没忘记你的妈妈。其实她离开你,不是因为她不爱你,只是她和你的爸爸感情之间,出了点问题……”
  
  凯西亚明白了,眼前这位趾高气扬的女上校,正是自己梦中多次出现过的妈妈。苏珊娜继续说道:“我是出生在华沙的德国人,生下你以后,跟你爸爸在政治上的分歧越来越严重,于是就回到了我的祖国,加入了纳粹党。孩子,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吗?”
  
  说到这里,苏珊娜已经泪流满面,凯西亚也是泣不成声,母女俩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  
  凯西亚问妈妈的第一个问题,就是她来到这里的原因。苏珊娜毫不犹豫地和盘托出。
  
  三、孩子不见了
  
  原来,这里是纳粹分子在德国和各个占领国兴办的众多“生育农场”中的一个。
  
  众所周知,希特勒痛恨犹太人,认为日耳曼人才是世界上最高贵的民族,在他疯狂屠杀犹太人的同时,一项优化德国人种的计划由党卫军头子希姆莱实施了。这项计划名为“生命之源”,也叫“生育农场”,目标是培育最纯粹的雅利安人,因为日耳曼人就是雅利安人的分支。为了提高种族储备,纯种的金发碧眼的雅利安女人可以不工作,不论结婚与否都鼓励生育,还发给丰厚的津贴和奖章,交配对象是那些德国军人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